花香醉晚风静深,共将诗酒趁流年。五蕴斋网站重生,正在测试中~

戏作越剧剧本一折

五蕴居士 735阅读 0评论 手机阅读

文/BarryHero

【众采茶女上】采茶女正忙采茶。【老生上云】新科状元回来啦,听说还当了我们的县太爷!我就说这小子有出息,姑娘们快别采茶了,把活搁了来看看吧。【采茶女云】XX,咱们去看吧!【旦云】我就不去了,我把这些篮子摘满就好回家了,状元不状元的也不干我这采茶的什么事情。【采茶女云】我看是你放心不下那个捡来的小娃儿吧,你一心想着他,不如把他养大了再来娶你好了!【旦云】呀啐,看我来日不把你这舌头拔了。【采茶女云】不和你说了,再说可就看不到状元了。

(众人皆走,只留正旦一人)

【旦唱】不过是俗人儿状元钦定,何必似奈何桥上争头名。几纸考卷得垂青,跨马锦衣白日行。却只是禽兽披了红衣,带了纶巾,顺你们的心意,害了奴的眼睛。

(正旦采桑,生上)

【生唱】见惯了,王谢堂,贵千金,玉宇楼台有淑名,满腹俗流浊在心。深闺绣户早如此,何处人间觅清明,朝殿虽大容文武,难容这一身自在两袖清。因此上,递送奏章道原因:下官是襁褓罹难失双亲,孤苗难存托乡邻,葬爹娘,取姓名,日送米粮,夜掌灯明。如今幸得状元名,岂不转返故土报恩情!

【生云】万岁见此奏章,深感我心,不再挽留,随即准我回乡为官。出了京都,一路山来水去,好不自在。近了太平县,师爷竟携县民来迎,平生本不爱这些热闹事,故只好先来这桑园避上一避。

(生见旦,惊为天人)

【生唱】莫不是抚笳美人浣纱清,莫不是羞花娇娥愁月隐,莫不是西厢小姐夜听琴,莫不是还泪仙子葬花吟。欲行几步把身近,攥了衣襟,心神不宁。

(生看的入迷,不觉上前几步,被旦发觉)

【旦云】谁?!【生忙云】姑娘勿要惊慌,小生不过是个路过的读书人。

【旦上下看云】呆头呆脑,倒着实像个百无一用的书生。【生手足无措云】姐姐说的是,姐姐说的是啊……

【旦又云】都说道十年寒窗,却只读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若不求些功名,同废人一般。只可惜这功名又岂是人人都能得的。我看你啊,也是个夜夜只能在梦里想想的。

【旦见生还未缓过神来又云】我看你面生,应是外来的。怪不得不去凑那状元公的热闹。

【生听得状元公三字醒神云】状元?

【旦云】似地呀。就在县城那边,书生你不去看么?

【生云】“夜夜得见此梦中,何必人世苦相求”,既如姑娘所言夜夜能见,又何必费着心思去看。不了,不了。

【旦云】这书生倒与别人不同。【暗想了一番云】要不你帮我采桑如何?

【生云】自然不在话下,只是……我帮姑娘采桑,姑娘也该有个还礼不是。

【旦云】我看你也不傻嘛!我帮你勤了四体,算是谢礼如何?

【生云】……就依你的意思。

【生便采桑边深情(= =)看旦唱】荆钗布裙,难掩仙肌玉容:巧手纤纤,常把桑叶翻弄。

(啊呀,不小心碰到手了=  =)

【旦缩手唱】方才几句合心胸,而今淫语词不穷。不由XX(名字没想好)心思重。若是那,痴呆呆,多情张珙,倒配个,情意笃,孟光梁鸿。若是贪色薄情登徒子,岂非女儿清白自断送。

【旦云】罢了,还算先走吧。

(旦匆匆下场,生不好追去)

【生唱】我非登徒浪荡子,姑娘何苦太匆匆,留个绣帕,留个女工,作信物好觅行踪。你转身羞走似乘风,只留我竹编绳捆几空笼。你我是情投意合两心同,而今对面不得诉情衷,他日你跪堂下我坐东,又不知隔在云山第几重!

【生云】罢了罢了,常言道有缘千里来相会,倘若那

【生唱】月老有心一线通,天涯何处不相逢。

(生正欲下场,众县民赶到,拥走生角,此折终)

 

 

感谢BarryHero的投稿 :)


如未注明,均为原创|尊重作者,转载使用请保留原作者署名,并注明转载自:
五蘊齋|《戏作越剧剧本一折》原文链接:http://wuyunzhai.com/665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授权

喜欢 (0)or分享 (0)
五蕴居士
本文作者:
五蕴斋管理员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