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Lucky-KING

熏风被香潜雕窗,

斜影残阳,一池荷风长。

旧事凄浅不堪想,

星月未央,岂曰无伤。

白马纵无疆,故人唱,浮生凉,

不觉细柳拂春江。

时日徒增虚妄。

只叹青丝铺雪,鬓挂寒霜,

夕照静思量。

暮色昏黄,何处虫鸣碎灯帐。

一梦怜香,红月西楼藏。

 

 

感谢Lucky-KING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