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瓣彗心

雨落隔岸,不忍扣窗,湿遍栏杆。

炊烟初上,秋千荡,思量,往事茫茫。

那年河畔,青涩模样,浅黛双弯,人道海棠初绽。

声调婉转,堪比玉琼浆,教人下咽匆忙。

 

天转凉,弃罗扇,赴边关。

一夕暖软,十载伴严寒。

烛火照书案,闲翻下一张,细抚清秀小篆两行:

春光短,又何妨,少年郎。

待到还乡,万苦总回甘。

勿长叹,十年悲欢,一生偿还。

 

——————————

 

舟过忘川,竹桨断,困浅滩。

河对岸,纸伞,掩红妆。

一眼不寻常,未央。

一生留此川,又何妨。

——《偶相逢•终难忘》

 

 

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