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族时光

风雨高原黄土涩,

赤脚嶙峋,映见夕霞落。

温婉稍平心坎阙,如兰吸气氤氲硌。

情到浓稠翻覆卧。

移榻西窗,月流中天过。

沙远狗单秸垒垛,枕边梦笑读不破。

 

后记:羊想说,当一个人沉思或睡觉时,确是极好看的。

 

 

感谢羊族时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