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瓣彗心

灯灺残红,烟炉香尽无趣。

更阑未睡数帘珠,粒粒敲心雨。

皂影瓷白钗绿,粉肌颊、铅华不御。

犁花又落,萧索空庭,阑珊情绪。

 

玉漏迢迢,粘香一瓣低头语。

谁将双鬓斗霜华,归信何曾许。

鸿雁怜人愁郁,劝伊人、放下顾虑。

夜风吹冷,莫作停留,不如归去。

 

 

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