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琴柳山人

朝来风,晚来风,

风皱平湖水长东,

何苦太匆匆。

 

离无穷,恨无穷,

道是明年落叶枫,

否与是归鸿?

 

 

感谢琴柳山人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