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墨

无言

道黄昏

弱水欺魂

往事都成尘

落语片刻不闻

倾尽颜色易温存

春花谢了还能几巡

秋月来醉怕又添新痕

不追当时意但挽手中樽

心未已绪难收是何人

聚散无常随波浮沉

本就是有缘无分

留忆几多幸运

但年少青春

相思成瘾

如何尽

仍恨

 

 

感谢陈墨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