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族时光

御白袍、庶溯寒门,千军万马莫避。

北魏鲜卑,闻麾丧志,拥洛阳城弃。

射不穿,马非便,

达旦拈棋举不定。

斜睨,

小子然不惑,诏伐元地!


恰及国孱,

引七千、六镇齐嗤诋。

镇旌头、信我江淮子弟,同进阿鼻狱。

有兄弟,死何悸,

戈甲袍泽阵前递。

无意,

只为妻小南国得逸。


后记:读《如梦令•慕容冲&兰陵王•高长恭》有感,喜欢夜沉秀才两首词,南北朝是流星撞慧星、火花溅苍穹的时代,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天下无敌的梦,爱白马探花,不解释~

 

 

感谢羊族时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