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仓巴

长河新月,一勾掠清波。

十年光阴似梦过。

秋草沾青霜,谁是寡情?任蹉跎,红叶随风飘落。

冷清归人少,犬吠稀疏,空巷空洒满月魄。

何须空叹息?几多日暮,曾对酒空谈漂泊。

且看青灯古佛蒙尘,断壁又残垣,菩萨无语。

 

 

感谢仓巴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