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陌路细碎尘埃,怨景愿景彼岸花开

 

  高三那年同学拿着句话给我欣赏说对出一句相似的,就给我买一个星期的早晨

  记得那天天气还是很晴朗,一上午都在走神。

  在放学时,我写下了这句“闲待弦待抚琴自哀,惋时挽时我已忘怀”给他。

  今天无意看了日记才想起这事,虽觉得少年欲罢还休强说愁的情绪搞笑。内心总有一怀念,毕竟那是最美好的日子。

 

 

感谢蔚头篮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