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翌日千里

身在扶桑又逢春,

归乡情怯复几轮。

晓风残月杨柳岸,

烟波浩渺杏花村。

 

注:

不觉中,已只身在东京迎来了第四个春天,客观评价,真的美如画。一如小时候的花红柳绿的故乡,虽然现在已不复存在,却一直映藏于脑海。是为注。

 

 

感谢翌日千里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