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仓巴

往昔依稀,旧时路,哪管春月秋水。

樱花杨柳年年岁,梦醒十载归。

同窗年少,恩怨痴爱,浮生何所随。

相见亦难,凝眸不忍泪垂。

 

细数儿女情长,把酒碰盏,今夕当忘却。

残羹一杯难离弃,唯恨白驹如漏过。

汶水长流,青云苍苍,再度为所寄。

也盼明朝:笑谈同席执手。

 

 

感谢仓巴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