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仓巴

蝉声尽了梧桐风,

化作细雨轻。

树犹苍翠山朦胧,

一棹残阳斜对钓鱼翁。

不知粉蝶今何在,

花香残瓣红。

瑟瑟衰草掩秋虫,

最是把酒饮盼向月明。

 

 

感谢仓巴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