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戒庵

红酥手,黄藤酒,孤鹤轩,

丽影成双,采荷作枕,相伴入眠;

犹在昨日。

而今,孤鹤归来神自伤,

池荷残,影成单,断云幽梦事茫茫?

垂泪扶颓墙,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

太匆匆。

寄此情者,魂绕沈园。

 

后记:

  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篇东西,不过就是把陆游的诗词揉在了一起。借此回忆一下陆游和唐婉的故事,现代人的爱情虽然少去了那些“封建”思想的束缚,但是少不了被一些社会所灌输的固化的思维方式所摆布。譬如成熟与成功的定义,譬如绅士与素质,譬如我似乎不应该说这些煞风景的话。

 

 

感谢戒庵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