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诩庵

晡时抛书倚松眠,

秋雨入梦浸衣衫。

梦回心似林中月,

遥听广寒落琴弦。

 

后记:陈年旧作,当时尚未恋爱。每日逍遥快活的很。行走四方了无牵挂,谁想不几日后一段孽缘轰然而至。

 

 

感谢诩庵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