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acooie

落拓形骸是沈浪,处处拈花楚留香。

痴缠缱绻十一郎,小李飞刀最无双。

曾因醉酒鞭名马,生怕情多相思长。

病榻不谙人世苦,酒中书里尽沧桑。

 

 

感谢Jacooie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