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秀才

章台露水遇西冷,罗湖崖暖知桃花。

十三娉婷学书画,原作儒士无脂香。

河东无人名学士,勾栏画眉影独怜。

绣红闺出湖上草,绛云台前我先闻。


草青叶娥黄,勾栏里春色比天上

拨弦学春调,画眉小桃红

巧笑无心事,能学柳秋词

怎知巧词只为讨欢心

怎知绣女腹内草莽多

怡红院里多淫巧,却有痴心学画人


从来佳人多命舛,流落松江自影怜

世人寒心无冰骨,梦作男儿是东林

寡烟朦胧烟雨时,油伞沁湿探友归

梦里常言,我是男儿,枉作青山


燕子凭风舞,南楼酒诗狂

何苦互为意,等来春风化秋雨

陈门不得迈,昔日女弟怯女师

只恨不是良家子,烛尽东窗泪不干

人去也,人去答孝廉。

是非放诞求慕意,只得南国红豆发。不再枉凝眉。


雕花酒,愁里青瓷碗,半盏女儿红

浓黛染门庭,尽是洛阳马

女子多才学,槛高非轻慢

曾言,才如学士堪可嫁


画舫不摇西子秋漾,湖中唢呐

不笑人老是黑颜,状元冠下探花郎

湖光春色忘冬雪,高崖石谷是平川

仙翁随云游,墨子尝笑意

红塔映秋湖,顽石点三生

烟波夕雨,点起绛云楼


日月崩裂黄河断,弃甲文人学崖山

死心抱忠忘秋月,弘光朝里有死节

霜湖连襟饮离酒,孤舟去里黄泉路

怎知水冷不堪体,烈女独泪伤冰壶

如有牧老陪江湖,奈何

仍是有情天,隐去桃山钱放翁


同林鸟不离连理枝

跪破素裙,落得血书,求得太平

花白须发终知此女

是青山不得,是红英落晚,

是明月朗风,是绛云仙姝

最不忍离别,苦得终是报阎王


虞山靡芜庵,对望东涧人

清明归合墓,笑得有情天

江南烟里多一梦,桃花得气美人中

冷月诗魂应不憾,年复春风念旧人

秦淮河上,又有女儿入花舫

 

 

感谢明秀才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