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晚笔

一笠一莲蓬,自是风雨来。

荒野便一宿,不染江湖气。

谁人不笑人,忍默能几时。

情报涯栈桌,一语成相对。

一剑倾天下,再而伤自心。

是今世入史,或来世长惜?

感谢『晚笔』手书落景゜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