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秀才

  春光尾,半晌沉醺竟末阳。黄梨渐白,红桃凋落不成妖。春醉,笑南桥。慢柳画帘望远山。望乡沉醉一梦,流连沙河与鹊桥。凌阁箫乐,织女玲珑。天上不存日薄。叹浮生,卅年贪欢,竟是如斯。

  西子断桥成阙。风波稍歇,至夜又起澜。太平湖,烟笼明佛,灵山笑采。浣西塘,乌落周庄,知是江南,不尽情殤。商女钓龟,销金楼上,只闻红袖幽香。

  少年白头游,抱琴摇赋,却误墨牍。空言此身不负,羡富儿,要白玉成山。

  最恨一贫如旧,徒落春光,再无回头路。钟祠乡,童唱三字谣。抱亭柱,我辈空谈。待月落,抛壶泪长。犹不忘,想爱南山。剪书卜袋,挂幡云起,暮笑西川。

 

 

感谢明秀才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