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绿芜

浅春清露,愁梗咽喉难诉,

霓裳舞处,几番春秋住,一曲后庭花树。

曲罢断青衿,谁言娇彾不知苦。

苦也罢,怎与他人吐?

红烛燎幕,寒禅一壶,欲问梦里金雀儿,

半亩秋水,几分绿芜?

 

后记:素爱诗词,却不善词牌,初临点点,此文做“解名”之用。

 

 

感谢绿芜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