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捧窗纱,久坐忆经年。

早莺惊风送陈叶,杨柳恋糁花青檐,

荡乱水漪涟。

 

恨已去,无情心深眠。

天上人间情怯怯,过眼不过尘云烟,

不羡红尘仙。

 

   于癸巳年二月二十九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