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Gotha

  天监十五年,梁筑浮山堰,成而又坏,至沿淮城戍村落十余万口漂流入海。时有道人,年近三十,修行无果,游历四方。经寿阳入梁,途见尸骨遍野,百姓流离,哀嚎之声不绝于耳。顿生悲悯之心,乃手书咒印于空中:亡者已逝,生者为安,二气交感,阴阳循环;万物生生,永不停息,新陈交替,无有终极。祷祝之音随风而散,已而哀嚎之声渐稀,人人口中诵念咒印,天地交接之处一片光明。道人望向一片汪洋,悟得生生之义,人如海中碎木,随波上下沉浮,只可御风而行,通向灿烂归途。乃自号“生生道人”,吟唱生生不息之歌而去。

归去来兮,行人行路成知己。

三十年点点滴滴,犹不及悲喜。

轮转人间四季,向无尽、茫茫天地。

花开草长,俯仰生息,浑然无迹。

 

何似东西,雪泥鸿爪真堪戏。

一生一次一出离,此刻忽如寄。

曲尽烟花能几,看时空、风逐云起。

悠然无恙,指引朝夕,祈归心里。

 

 

感谢Gotha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