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又问庭院深几许。

假石叠重,桃花数蝶舞。

长廊幽空人微语,

小径深柳白堤举。

 

落花逝随流水渠。

愿作浮萍,零落根无主。

花落不知伊人苦,

韶华不住轻螺数。

 

  于癸巳年二月十八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