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琴柳山人

一种凄凉,十分憔悴,且道月明夜深。

垂帘辞镜里,暗对江灯。

堪嗟无聊单鸳,到处是、空中传恨。

有情在,偏何无语,怕误倾城。

 

微嗔!长向画图,无奈抛红泪,孤雁冷冷。

谁知千夜里,夜夜销魂。

纵是饮了忘川,葬花人、不埋幽恨。

情未了,今生不念,何望来生。

 

 

感谢琴柳山人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