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墨

漫听冬去, 湖冰碎、渐成春雨。

点滴过、梅香青络,素手红烛又续。

鹊鸟鸣、旧梦难醒,画桥纸伞双佩玉。

念窗外风寒,露洗幽草,再添半怀愁绪。

 

镜黯深、帘重卷,夜宛转、却成新律。

忆前年初见,淡柳秋桐,叶落情迷身相许。

谱鸳鸯曲。弦微颤 ,换月薄约,泪满相思句。

晚风来叙,脉脉此情谁与。

 

 

感谢陈墨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