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画篷江南无限情,浓荫新絮一片春。

天涯别处有心人,谁独醒?

 

闲来轻启旧犀奁,额前又落几丝青。

省视经年别语恨,怨分明。

 

     于癸巳年正月二十八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