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倚卧林泉,烟霞痼疾

听风眠竹,流水去也

一梦醒来,白云悠然

迟步松涛,忧怀仍在

濩濩落落,明月难掇

彷徨两端,不可去也

著书立言,扬衣蜚声

干预庙堂,旋身就征

后世若推,万代名师

朝露晞微,兹可去也

 

记:士大夫一辈子都在虚与实之间彷徨,怡悦与悲伤。我心中的士大夫。

 

 

感谢白云馆·仙仙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