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李花已然死

白云仍安在

看我与春光

谁能熬白头

 

春风自是薄情子

拆谢李花又拆叶

看你春风那时老

有谁会为舞蹁跹

 

 

感谢白云馆·仙仙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