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墨

 

风点青霜落画窗,

雪依霞雾溢兰堂。

再添炉火映红妆。


冬日思愁寒彻骨,

归期何日解情伤。

泪成行,悲不已,最牵肠。

 

 

感谢陈墨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