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墨

 

年关处处爆竹响,

夜深独坐电脑旁。

家家户户看春晚,

唯我一人数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