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永三

夕落红尘独恋雪,

梅花依旧待春风。

鹤溪河畔蒹葭种,

也有明月共半生。

 

后记:

  概率两日前发了一组家乡河畔梅花夕阳的照片,题句“鹤溪河畔,红梅若夕,白梅若雪”,余观之忽有所感,写下了此诗的前两句。今日晨起,遥念彼方,续上后两句成诗,致予一位前世为梅花今生如蒹葭的女子。

 

 

感谢周同学的自白书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