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飞廉

心底酸甜,眼前冷暖,愁容不与他人看。

倚轩望去尽残红,红斑应是相思染。

 

蜜语难添,温言易减,一别方使人肠断。

凉风瑟瑟绪茫茫,凭君莫问缘深浅。

 

 

感谢飞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