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族时光

游离宇外,苏武牧羊劫炙脍。

濯洗缨足,沧浪之汤醍且醐。

难得盛世,交错觥筹识尔否。

憧憬孱飞,一缕柔情幌寄谁。

 

后记:读一封信《其实明知道》,我回应“有爱必须等”,概率回应“不必等,有的人错过了就不在了”,遂想起过往在鲁、粤、黔、滇、藏和现在草原上的种种,补成词。谢谢一封信的原作。

 

 

感谢羊族时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