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飞廉

冷月凉如水,寒星皎似珠。

倚楼遥对景荒芜。

风雨几番虚度,只影更踌躇。

 

笔下伤心句,愁思纸上书。

晚风惆怅动流苏。

最怕相思,最怕念当初。最怕梦中回首,还道有情无。

 

 

感谢飞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