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族时光

无双美人单影泣,

琴寐和弦拨不及。

龙舟南运下扬州,

从此江南画谜离。

 

后记:读沉香《秦淮伤》有感,五代的扬州六朝的秦淮,寄托男人的思念,你懂的..(沉香姐莫怪)

 

 

感谢羊族时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