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幽篁里

昨夜飞花散,今朝临玉阙。

柳条结冰羽,青松凝霜须。

风吹碎玉起,树凇花云叠。

琼衣千万缕,霓裳舞寒烟。

 

后记:

  昨日雪后,清晨竟有了雾淞,走在其中,如置身于琉璃世界。寒烟弥漫,雾淞沆砀。虽不能如陶庵石公般在湖心亭中赏雪浮白,能在如此意境中静静感受,也是一件幸事。是以为记。

——玄

 

 

感谢幽篁里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