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杜仲

十万里茫茫

四百年情长

镇九天十地

哀古今边郎

 

后记:八月游八达岭,四人弃康庄大道走羊肠小道,历两小时荆棘,偶遇野长城,步上城头,想起古时守边将士,和远在湘潭军校的表兄,每每过年回乡,姑父常担心表兄毕业后分配去边疆,太苦。

 

 

感谢杜仲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