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幽窗帘半缃帜齐,冷雨碎心不休。

梦忆江南烟鸳舟。

帘外飞雪,散了寒枝柳。

 

暗许来岁桃花月,心期周庄徐游。

可奈未着寒日尽。

霏微廉纤,怎教人不愁?

 

   于壬辰年冬月十七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