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萧凉

崔姓一何解,请君听端详。

自古鬼来催命,地主来催粮。

又有岁月催促,折煞美人英雄,浊目泪几行。

燃罢红绸断,锈去亮银枪。

 

情摧念,念摧梦,梦摧肠。

愁字摧人,看君摧眉事车房。

诸事摧残过了,六级更复悲催,作文不够长。

今晚难入睡,催眠要数羊。

 

后记:读稼轩词仿之,都是调笑调笑而已,我可快乐得多。

   and,鄙人姓崔。

 

 

感谢鸡肋鸡肋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