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上云贵

贵州山多石

山高峭且锋

羯山少泥土

植物踬也薄

不腴难能媚

一样度春秋

多少可安居

不须慕荣利

溪水清且猗

颖濑青而蓝

泚泚入壑里

 

山民

重重山重重,巍巍俄巍巍

古来广袤地,一脉是人民

山壑阴转晴,天色晦且昏

惟是些松柏,不然苦草短

偶见只人影,憨实世不知

时间多放牛,或是砍山柴

山木并不多,一日一捆获

蹑径板肠诘,度山陡路斜

下临百丈渊,背负大背篓

篓深载几何,长日是瓜蔬

如此沉漠人,前后皆凝重

彳彳卜几人,躬默如行僧

年年复年年,薄地犹可种

山前木瓦屋,但是也变化

公路铁路过,难耐是寂寞

 

心欢

山高也有马,崎屈路不平

养来用负物,何必定趋驰

俯见二栗马,带一小马驹

怡然嚼山野,不曾眄南山

昆明山

二年多前上云贵

只觉新奇只觉怪

无多感叹无多愁

如今再上云贵山

真是风景好风景

穿山越岭慨当慷

惟是秋气拂苍凉

 

 

感谢白云馆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