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细袅廉纤雨,残香凌波路。

又一年、断肠深处。

满眼凄景都惹绪,那更教,韶华住。


直俯康庄路,疾行人几许。

免伤情、深掩扉心。

长睫枕函落红冰,莫名伤,不知数。

 

      于壬辰年冬月初四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