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瞿塘险峡八里深,

白帝高城出云域。

三峡自古出奇章,

我来三峡已无奇。

三峡自古出神曲,

我来三峡已无声。

 

注:往年在家作

 

 

感谢白云馆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