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三十三年前

 

  余为豫州人。近年家园大为发展,百姓安康,长以为荣耀。近又闻民工兄弟死于郑州天桥下,不禁惨怛于心。中原大地,人文之始,此等惨绝之事,岂不震惊。幼时家贫,知其人之酸苦。余不识之,又不得往拜之。唯作此篇祭之而已矣。

壮哉郑姆斯特丹,人文始祖大河南。

经经纬纬高铁过,鳞鳞次次危楼穿。

既抱汴州一体化,又设经济区中原。

犹念老父福塔上,天翻地覆望洋叹。

  诸君且试听,靠山吼赞曰:

郑州盛世繁华,千户万户康佳。

贫弱皆得所养,和谐新风久刮。


我思印象十八谈,洋洋洒洒谓大观。

岂有天桥冻死骨,更闻杞人白头难。

阴风几缕地龙起,豪宅五亿天洒钱。

千载少陵牛炙死,长歌哭兮长歌寒。

 

感谢sanshisannianqian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