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禅心雕龙

  有一片湖,已千百年。它水平如镜,滑似琉璃。清净自得,超然物外。燕飞映燕,燕过无痕。天地万物皆在心中,亦不在心中。常为伴的只有日月,四周的草木。时光荏苒,它青春常在,没有皱纹。

  一日,一位姑娘来至湖边。向湖中映照,掩裙下蹲,半遮金莲。面如桃花之色,髻似天边之彩云。唇比菊花之蕊,明眸摄人心魂。她面带羞涩兼又自恋之情。天真烂漫有如天地之初成。姑娘歇了一会。掬了一捧湖水,在唇边吸吮。她弄痒了湖水,湖面起了涟漪。转身飞蝶般翩然离去。如梦如风。

  此后,湖不在平静。常起波澜。湖面已经不是清净无痕。常常映出模糊的媚影。湖的面容生了皱纹。

  湖为了再等到这飘渺的一刹那的感觉,又等了一千年。而湖水越来越少,仍是清澈。谁人晓得湖水已作相思泪。它哪里知道人只有百年之命啊。

  一位痴情的诗人,似乎看懂了湖伤悲。或是巧合,或是同病相怜。在此作诗:

碧波相思谁人知

岸上杨柳不知时

只管人间多繁华

暗自千年孤相思

  后人将此湖名为相思湖。

 

 

感谢襌心雕龍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