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昨日扫尽落发,今日木叶还脱。

对镜张牙细看,已如马齿伤垢。

铺地一窗秋光,半暖半寒骨骼。

二十六既如此,半月后二十七。

应怜二十六半,那时最最年华。

等闲事情都过,如今双至难嗏。

无人问我何如,我道秋风甚杀。

 

后记:

  前年写的诗,今年二十八喽。二十八半,应该也算好年华吧,再这样下去,一半也算不得好年华了。真是“天地教人操高尚,到头来不偿人好”哇!笑谈,笑谈!

 

 

感谢光的诗歌园地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