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花烟转逝倍清明,

夜长梦不醒。

风起撼花铃,

一缕影、暗碧独行。

 

夜笼寒烟,月笼纤纤,一例冷清清。

幽闻玉笛声,

唤韶华、往事难省。

 

     于壬辰年十月二十六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