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冷影痴月

归去来兮南域,

深处。

谁翻旧时曲?

镜花水月筑悲笳,

寒竹空几许。

 

璃窗残月催早,

破晓。

无奈薄衾寒。

簌簌清泪枕函边,

断肠人不眠。

 

于壬辰年十月二十六作

 

 

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