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族时光

铁甲武候车,蜿蜒蛇行北。

颠簸路不平,风干雨击人。

长啸跃湘鄂,轰隆跨赵胡。

男儿当行路,风光在险峰。

春暖牛羊哞,沙起獒犬吠。

草原百眼窟,尽取风啸石。

年少多轻狂,言悔待来世。

相逢即放歌,回首不羡仙。

 

后记:

  四年前的春天,失恋后的我从广州一路飙火车到蒙古大草原,至此再未离开。

  游子的下一站在哪儿?天知道,与北漂南徙族共勉。

 

 

感谢羊族时光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