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弱柳扶风

守着窗儿,暗对帘勾,几许明月。

又还是紫陌云桥,行人了,独自长街。

细数红笺小字,才悬笔一绝。

只多了,漫长如是,西楼风雨愁未歇。

 

又如今寒凉潇潇,动愁吟,心思乱不迭。

经年良辰好景,应念我,无奈似血。

笔墨清丝,更点点行行难吟绝。

淡淡清泪上眉间,又说愁千结。

 

       2012/12/07

 

 

感谢弱柳扶风的投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