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双鸽温且暖

蓝巾轻裹束

非为不怜汝

为我传家书

 

后记:

  我刚才出去吃饭,转头时,惊喜地见到邻桌的一张凳子上放着一对灰青色的鸽子,分别用蓝色的格纹手绢,轻轻细心地将翅膀和身体包拢着,头和尾伸在外面,不时地在一闭一合地碌碌着眼珠子,温煦煦的。它们这样相对并排地躺着,其间用一条细绳系着用于提,使我想到汉蔡邕“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的诗句,颇有趣。它们的主人在一旁背对着我吃饭,是个老人,想是路过这里。走的时候,他提着那对“温煦”,我问他是否是鸽子,他和他的老伴很亲切地答应。便即兴吟了此诗。

 

 

感谢光的诗歌园地的投稿 🙂